任天堂|平台

我住在南海军区大院

 
  电话那头传来苦笑,说道:“我们本来已经准备动手查封了,但是杜仲突然回来了。”
  “他回去又怎么样,就是要当着他的面把灵茶全部查封!”
  张大方恶狠狠地说道。
  “我也想啊,可是我不敢。”
  电话那头的苦涩声才刚刚传来,张大方就一愣,心知不秒。
  难道,杜仲在开源市有什么背景不成?
  “怎么回事,谁阻止你的,告诉我,我马上帮你解决。”
  张大方沉声问道。
  “您恐怕……”
  电话那头迟疑了一会,才补充道:“也不行!”
  “放屁。”
  张大方暴怒,说道:“小小的一个开源市,我还整不下来了?”
  “不是开源的问题。”
  工商局的人长长的吐了口气,说道:“是李金桦!”
  是李金桦!
  这几个字传到张大方耳中的时候,张大方神色大变,浑身一颤,脸色也唰的一下,变得惨白!
  “你说谁?”
  良久,张大方才不敢相信的开口询问。
  “国医大师,京都御医,李金桦!”
  电话那头传来很肯定的话声。
  “匡当!”
  手掌一松,电话坠落在地。
  张大方就那么呆滞的站在原地,一动也不动,惨白的脸上隐隐的流露出一丝惊慌和惧怕之色。
  他打死也没想到。
  杜仲竟然和李金桦有关系。
  这让他打心底里生出一股不安的感觉来。
  “咚咚咚……”
  就在这时,办公室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  “进,进来。”
  被敲门声惊醒,张大方急忙整理衣装,张口应了一声。
  “报告,副会长,刚才药监总局发来通知,灵茶被定为特供御品,需要立刻更改灵茶在我们协会的标签。”
  一个工作人员走进来,报告了一声,便是转身离去。
  “砰!”
  工作人员刚走,张大方就一脸死灰,魂不守舍的瘫倒在地。
 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
  “李金桦……”
  “特供御品……”
  张大方不断呢喃,每念出一句,脸色就会更苍白一分。
  他怎么也想不到,杜仲竟然会有这么深厚的背景。
  不只是杜仲。
  现在就连灵茶都有了这么强的背景。
  他要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杜仲的背景有这么深的话,就算打死他,他也绝对不敢乱伸手啊。
  办公室里。
  张大方是越想越害怕。
  要知道,他只是一个医药协会的副会长,但李金桦可是前药监总局的局长啊。
  听起来或许没什么,但真正比起来,李金桦的能量要比他高出整整几十个倍,如果李金桦插手,要弄他的话。
  他必死无疑。
  如果杜仲再用灵茶的特供御品之名,来针对他之前的诬陷的话,他可就真的玩完了。
  张大方越想越害怕。
  整整一个下午,即便待在让他最有安全感的办公室里,也难以压制内心的惶恐。
  惊慌和惶恐不断的被放大。
  张大方也不断的想着各种办法,想要逃出生天。
  可是无论他怎么想,却始终想不到能全身而退的办法。
  最终,只能准备破财免灾。
  无论杜仲要多少,他都愿意给,只要杜仲不针对他,只要杜仲把之前发生的不愉快全都忘掉。
  别说是钱,就算杜仲要他一只腿,他也不敢多说一句啊。
  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。
  心念一动,张大方就立刻离开了办公室,快速的赶回家去。
  准备给杜仲拿钱。
  然而。
  就在张大方驾车回到家里,推开房门的时候,却是浑身一颤。
  他看到。
  在他那个无比豪华的客厅里,有一个人影坐在沙发上,淡然而悠闲的喝着茶。
  “你,你是谁?”
  张大方惊惧的问道。
  “张副会长?”
  一个熟悉的话声,从沙发上那个陌生男子的口中传来。
  此人,赫然就是杜仲!
  “你是杜仲?”
  听到杜仲的话声,张大方顿时大惊。
  “没错。”
  杜仲站起身来。
  “你来我家干什么?你怎么进来的?”
  张大方立刻说道:“你这是私闯民宅,是犯法的,你知道吗?”
  “犯不犯法我不知道,但我却可以肯定,你犯法了!”
  杜仲冷声一笑,死死的盯着张大方,右手缓缓的举了起来,手中握着一个资料袋。
  看到这个资料袋,张大方瞬间脸色煞白!
  “有什么事情,咱们好商量,你别激动,别激动。”
  张大方慌忙张口道。
  “我不激动。”
  杜仲咧嘴一笑,朝张大方扬了扬头,说道:“你倒是挺激动的。”
  “我不激动,我不激动。”
  张大方连忙摇头,脸色苦楚而凄凉地问道:“杜先生,这事你想怎么办?”
  “法办!”
  杜仲想也没想,直接开口道:“我会把这分你贪污受贿,如何打压诬陷药品商人的证据,全部提交给公安部!”
  张大方双目一瞪,整个人都傻了。
  杜仲说的是提交给公安部,而不是公安局!
  他,完了!
  如果是公安局的话,他还能靠着关系做点手脚,虽然不至于把罪行全部抹掉,至少也能把制裁降到最低点,甚至可以不影响他的职位。
  但是,公安部的话,他根本就没有一丁点机会。
  那个铁打的惩奖处。
  别说是他,就算比他更厉害的人,都不可能打通。
  “呜……”
  心中无比恐慌,张大方承受不住,猛的就哭了出来,砰的一声直接跪倒在地,一脸凄惨的望着杜仲,说道:“我求求你,你放我一马,你要多少钱的都给。”
  杜仲无动于衷。
  “你喜欢这套房子,我送给你,还有车子,还有钱,你要什么我都给,求求你放我一马!”
  张大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丧着,说道:“只要你放过我,我以后一定洗心革面重新作人,再也不害人了,我求求你了……”
  听着张大方的话,杜仲冷冷一笑,张口道:“你帮着多少品质恶劣的药通过审查,害了多少人,想让我放过你,得先问问老百姓答不答应!”
  “我想,他们肯定不答应!”
  说到这里,杜仲脚步一动,就朝着张大方走去。
  眼看杜仲就要过来抓自己,张大方面色一变,无比惊慌的张起身来,一路飞奔,猛的跑到了电视柜的抽屉前。
  “唰。”
  抽屉一拉。
  张大方立刻从中取出一把手枪,瞄向杜仲。
 
  李金桦笑着问道。
  “很奇怪。”
  杜仲点点头,张口道:“整个院子都很奇怪,除了守卫和管家之外,我连一个人都没见到,而且这里的管理,不比军区差!”
  “哈哈。”
  李金桦大笑一声,点头道:“不错不错。”
  “师叔,这……”
  杜仲张口询问。
  “以后你会知道的。”
  李金桦张口打断杜仲的问话,随后又问道:“说吧,这次来京都干什么来了?”
  “您不都知道了吗?”
  杜仲咧嘴一笑,张口道:“其实,除了张大方的事情外,我这次来京都,主要就是来感谢师叔的,顺便也给师叔送些灵茶。”
  说话间,杜仲打开双肩包,从中取了出一个灵茶大礼包,递给李金桦。
  “哦?”
  李金桦接过大礼包,一脸满意地说道:“我没听说你们公司生产这种礼包啊?”
  “这是专门为师叔定制的,里面有五公斤灵茶,够您喝上一段时间了。”
  杜仲笑道。
  “不错不错。”
  李金桦哈哈大笑起来,对于杜仲的看望,很是受用。
  “师叔,谢谢您帮我。”
  杜仲张口感谢道。
  “恩。”
  李金桦点点头,张口道:“先别说这些,你要是不来京都,我还正准备去开源一躺呢。”
  “去开源?”
  杜仲一愣。
  “没错,自从上次神农祠的事情一了之后,我心中就生出了很多困惑,一直想去找你师父聊聊,但都没什么机会。”
  李金桦面带疑虑的说了一句,旋即张口道:“既然你来了,那咱们叔侄二人,可得好好的谈论一下,那神农祠墙壁上的神医遗书……”
  说罢,李金桦便是直接起身,拉着杜仲朝书房走去。
  俩人这一谈,就谈到很晚。
  ……
  第二天一早。
  杜仲乘坐第一班飞机,回到开源市。
  “嘀嘀嘀……”
  刚一下飞机,杜仲就接到了黄明进的电话。
  “杜董事长,您在哪儿呢,我这边事情弄大了,你得赶紧过来一趟。”
  黄明进张口便道,苦涩的语气中带着些须的喜色。
  “怎么了?”
  杜仲张口问道。
  “自从咱们的灵茶被定为特供御品的消息传开以后,那些刚刚消停下来没多久的代理商,就全都找上门来了,就像是那闻见了血腥味的鲨鱼一样,全都争着抢着的要来做我们灵茶的代理商。”
  黄明进苦笑解释了一声,旋即又补充道:“不仅是之前那些代理商,这一次,就连全国各地的茶商也都掺和进来了,没你的指领,我下不了决策啊。”
  闻言,杜仲咧嘴一笑。
  “现在是时候了。”
  微笑着,杜仲点点头,张口道:“你是销售总监,这事你自己处理就成,记住一点,我们的新品灵茶冲泡粉和中档礼包都可以做代理,高档产品就算了,我们现在的产量太少。”
  “我自己处理?”
  黄明进一惊。
  “对,你看着办吧。”
  杜仲点点头,直接挂掉电话。
  站在机场门口,举目望着远处那一座清静而幽雅的莲花山,杜仲轻吐一口气,呢喃道:“政委派来的一百人,也是时候开始调教了……”
  说罢,直接上了一张出租车朝着莲花山行去。
  这边。
  刚挂断电话,黄明进就苦笑连连。
  虽然打从一开始,他和张汉的身份就是灵茶的销售总监,但是他从来就没有想到过,灵茶竟然会火爆到这种程度,这都成御品了。
  也不知道杜仲那来的能耐,竟然把灵茶推到了这样的高度。
  心中地杜仲充满敬意的同时,黄明进也开始范起愁来。
  这次慕名而来的代理商实在太多了,他可得好好想想。
  沉思间,黄明进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。
  “五分钟后,把那些代理商全部带到三楼的会议厅,就说我在那里等他们。”
  挂断电话,黄明进立刻朝着三楼赶去。
  这是一间非常宽大的会议厅。
  是之前黄明进做房地产的时候,专门用来跟高级房产商开会的地方。
  一到会议厅,黄明进就立刻沉思起来。
  短短五分钟后。
  随着脚步声的响动,在一名新聘来的前台服务员的带领下,一大群人就像是汹涌的激流一般,一股脑的涌进了会议厅。
  “欢迎各位,请各位就坐。”
  人一到,黄明进立刻起身,拍手欢迎众人。
  在黄明进的示意下,人流快速的安静下来。
  众人就座。
  “我知道各位今天来的目的。”
  望着众人,黄明进微微一笑,张口道:“经过董事长的决策,我们的产品灵茶,确定会招收代理商。”
  这话一出,整个会议室内,顿时就火热了起来。
 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流露着兴奋和期待。
  “不过,针对代理商,我们公司只会发放中档的灵茶礼包,以及定位在低端市场的灵茶冲泡粉。”
  黄明进再度出声,补充道:“并且,目前我们只招收省级总代理,没有市级!”
  一句话,再度把众人刺激得兴奋起来。
  省级总代理!
  这是一个什么位置?
  普通人或许不知道,但身为代理商的他们却很清楚。
  如果把灵茶总公司比做紫禁城,黄明进就是灵茶王朝的丞相的话,那省级总代理可就相当于巡抚啊。
  只要能抢到这个代理权,便能一只手捏住整个省的利益链……
 
 
第二百一十二章 国家任务,杜仲最好人选!
  “黄总,对于代理商的选择,贵公司打算怎么做?”
  黄明进的话才刚刚说完,就有一名中年人出声问了起来。
  “代理商的选择嘛,大家都应该清楚。”
  黄明进咧嘴笑着,说道:“商品的盈利分成,自然是公司越高越好。”
  此话一出,全场都沉默了。
  灵茶的销售,早就定下了全国统一的价格。
  而且,作为代理商,根本不可能在价格上动手脚。
  一般而言,所谓的代理其实是以低价跟公司拿货,然后再以比拿价更高的价格,批发到各个经销商的手里。
  但黄明进并不打算这么做。
  他直接把省级大权交到代理商的手里,就是希望代理商能全面掌控灵茶的销售状况。
  在全面掌控销售状况的同时,从销售分成中得到利益,这就是黄明进所需要的代理商。
  说得在简单一点,黄明进纯粹就是为了他自身销售总监这个身份,来聘请一些业务员,每一个业务员管理一个省,工资是提成。
  毫无疑问,这种做法在代理商看来,根本就是不可理喻的。
  从之前的凭实力和关系的争抢,一下子变成了代理商之间的血战。
  会议厅里,所有人都在沉默着思考着。
  没有人敢率先开口,都在等待着别人说。
  “唰!”
  稍许,一个中年人突然站起身来。
  此人身着黑色棉衣,皮肤黝黑。
  赫然,就是之前那名被兄弟坑得走投无路,结果在出租车上发现了灵茶商机的那名茶商,李继成。
  因为在出租车上察觉到灵茶的好,并且一直关注着,发现灵茶被定为特供御品后,他立刻就拿出全部的身家,一门心思的想要拿到灵茶的代理权。
  “既然大家都不说话,那我就开个头。”
  李继成扫了众人一眼,脸上尽是鄙夷,他做茶商这么多年,又怎么会看不出这些家伙的嘴脸?
  “如果贵公司给我代理权,作为代理商我可以只拿销售盈利的5%,其他的利润全给贵公司。”
  李继成的一句话,让全场的人都傻了。
  “这人有病吧?”
  “百分之五,这他都敢做?”
  “你不看看,他有代理商的样子吗,只拿百分之五,他这不是等于自己找死吗?”
  “疯子,真他妈晦气……”
  一时间全场哗然,所有人都对着李继成指指点点,纷纷议论。
  有一部分人更是恶狠狠的瞪着他。
  他这一开口,直接就把分成压到了这么低的临界线上,其他人还怎么争?
  难不成,全都跟着他,只要百分之五?
  其实,也不怪这些人的议论个暗骂,一般的代理商,都要拿利润的百分之三十到四十,毕竟在销售市场这一块,都是他们出力。
  百分之五,他们是绝对接受不了的。
  虽然以灵茶的火爆程度,百分之五的分成也能赚钱,但这也太少了。
  “你说真的?”
  相对于代理商们的嘈杂议论声,站在主席台上的黄明进却是眼前一亮,张口问道。
  “真的。”
  出租车司机毫不迟疑的答到。
  “好。”
  黄明进哈哈大笑起来。
  随后,所有的代理商们都犯起愁来,探讨着,表达着,争抢着。
  在这种无比热络,宛如讨论会一般的情况下,会议整整开了三个小时的时间。
  最终,全国的代理,全部敲定下来。
  得到代理权的代理商,最后的分成都固定在了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之间。
  会议中,黄明进并没有杀得太狠。
  深知能把价格压得这么低,全都要感谢一开口就把分成压到百分之五的李继成。
  因此,黄明进大方的给了他一个百分之十二的分成。
  与此同时。
  那名放弃新茶的茶园老人,也如愿的拿到了代理。
  当然,其中也有一些觉得分成太低,甚至都没有出手争抢的人。
  但是即便如此,黄明进依旧不负众望的,把全国所有省份的代理商都给签了下来。
  随着代理合同的签订,黄明进更是笑开了花。
  就这一天时间,仅代理费,他就给公司收到了整整六千万。
  这怎能让他不兴奋?
  随着黄明进一一送走代理商。
  天色也逐渐的暗了下来。
  某地,科技中心。
  一个双手抱胸,似乎在极力掩盖着胸内物品的男人,脸色平淡的走在科技中心的大厅里。
  “这边。”
  细微的话声,突然传来。
  男人轻轻点头,跟在说话之人的身后,在大厅里走了一圈之后,便是转身走到拐角处的一道门前。
  “叮咚。”
  轻响声传来。
  带头人,返身离开。
  等带头的人离开后,怀抱胸口的男人才蹲下身子,从地上拣起一把钥匙,四下扫望一眼,确定没有被人注意之后,才快速的打开房门,走进其中的特殊通道,离开了科技中心。
  稍许,男人出现在科技中心的后方,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,确定安全之后,男人才从裤兜里扯出一顶帽子戴上,在夜色的掩饰下,匆匆离开。
  “嘟嘟嘟……”
  就在男人离开不久,仿佛湖水一般平静的科技中心,突然炸开了锅。
  “报告!”
  科技中心主任办公室,一名军人直接推开房门,张口道:“秦主任,刚刚收到科技室那边传来报告,最新科技机密被人盗窃,现已失踪。”
  “什么?”
  办公室内,一名带着眼睛,穿着灰色西服的中年人,噌的站起身来。
  此人,就是科技中心的主任,秦洪。
  “马上排差所有人,不能放走任何一个。”
  秦洪下令道。
  “是!”
  军人立刻用通讯器,指挥部属。
  与此同时,深知事件紧急,秦洪立刻把机密被盗事件上报。
  很快的,最新机密被盗走的消息,就传到了几位国家首脑耳中。
  一级首脑顿时震怒。
  当即下领,必须严查。
  最新机密,无论如何一定要追回来。
  随后,整个科技中心大乱。
  调查中,国家科技中心的安全负责人发现,刚来到国家科技中心没多久的一个名叫白永丰的科学家消失了。
  白永丰。
  有超过十年的美国留学经历,是一名非常出色的科学家,应招了出次之后,才答应回国,到国家科技中心工作。
  此人,极有可能就是盗窃者。
  找到线索,科技中心的负责人立刻联系附近的警局甚至调来了附近的部队,开始疯狂的搜捕。
  然而,整整一夜的时间过去了。
  全城范围内,却没有发现任何线索。
  第二天中午。
  国安部。
  “报告!”
  国安部首脑的办公室门外,传来一个报告声。
  “进来。”
  房间内,一名身着军装,年近五十的男人,张口应声。
  “报告,得到情报消息,白永丰在同伙的接引下,连夜乘船去了日本,现在已经在公海上了,根据可靠消息,日本只是白永丰的一个转移点,他的最终目的地是美国。”
  一名青年军人走进房间报告。
  “啪!”
  话声刚落,房间内的中年人,便是神色一怒,狠狠一巴掌拍在了办公桌上,吼道:“国家养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,就在眼皮子底下,都能让人给跑了?”
  “无能,饭桶!”
  大骂了几声,中年人才挥挥手,让青年军人离开。
  随后,立刻打通了一个电话。
  “老徐,你的任务来了。”
  电话一通,中年人立刻张口,把情势说了一遍,然后又补充道:“现在,那白永丰已经进入了公海,我们无法进行抓捕任务,这事就只能靠你了,无论如何,就是死,你也一定要把白永丰盗走的东西,给我追回来。”
  “是!”
  电话那头,传来徐鸿儒干脆利落的回答声。
  虽然回答得干脆利落,但徐鸿儒却也因此而头疼不已。
  人都已经逃到公海了,还涉及到其他国家,如果派神秘部队的兵去,恐怕刚出国门,就会被人给盯上。
  沉思间,徐鸿儒紧紧的皱起眉来。
  “啪!”
  然而,还没等他瞄到杜仲,杜仲的手臂一动,手掌便是狠狠的砍在了他的寸口处,然后一个反手,直接把手枪给夺了过来。
  张大方大骇。
  “走吧,认罪伏法!”
  杜仲冷哼一声,把手枪仍进文件袋里,然后一把揪着张大方的后领,便是朝着公安部走去。
  很快的,张大方就在无比的惊慌中,如丧家之犬一般的被杜仲直接仍到了公安部。
  连带所有证据,一并交给了公安部的执法者。
  很快的,京都的记者就得到了张大方被逮捕的消息。
  随之,张大方各种犯罪证据全部被披露出来。
  一瞬间,全国大哗。
  所有民众,齐齐声讨。
  伴随着消息一出,国立药监总局、工商局、医药协会,纷纷陷入到严打的危机中……
 
 
第二百一十一章 好好讨论神医遗书
  匿名把张大方和犯罪证据仍到公安部之后,杜仲悄然混入人群。
  他可不想被公安部的人拉去帮住调查什么的。
  很快的,杜仲就来到了一间车站宾馆。
  这是杜仲来到京都的第一时间开的房。
  回房,提出一个双肩包,杜仲就直接退房离开了。
  “喂,师叔?”
  一边走着,杜仲一边打通了李金桦的电话。
  “怎么着,你小子又有什么事?”
  李金桦笑声问道。
  “没事,这不刚到京都嘛,准备过来拜访拜访您。”
  杜仲嘿嘿一笑。
  “你来京都了?”
  李金桦一愣,旋即才用恍然大悟的口吻,说道:“张大方的事,是你做的吧?”
  “恩?”
  杜仲一愣,他这才把张大方送去发办没多久,这事怎么就传开了?
  “你小子还真会挑事,你知道一个张大方,会牵连出多少人来吗?”
  李金桦轻叹道。
  “牵连得越多越好,反正是为民除害。”
  杜仲正色道。
  “这里头的道道可多着呢。”
  李金桦满是深意的说了一句,旋即张口道:“,你自己过来吧,我让人去门口接你。”
  “好。”
  杜仲点点头,挂断电话。
  打辆出租车,朝着南海军区大院行去。
  车上,杜仲抿嘴沉思起来。
  “南海军区大院?”
  “师叔虽然名为御医,但也不至于住到军区大院去吧?”
  “难道,师叔还有别的身份,或者师叔的家人……”
  身为神秘部队的军人,杜仲很清楚,南海军区大院代表着什么。
  那个地方,除了现任的一系列重要的军事指挥官,以及高级政府要员之外,便只有一些非常特别的国家级英烈的家属才能入住其中。
  毫不夸张的说,那个地方简直就是一座无法击破的军事堡垒。
  沉思间,出租车在一道被艳绿植被围绕着的大门前停了下来。
  下车。
  杜仲举目一看,只见那大门很高,大门两侧的围墙却很矮,围墙上攀爬着各种藤青藤,在大门口,还有两个圆形石台,石台上站着两名被汗水浸湿衣衫的军人。
  军人双手持枪,一脸坚毅。
 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  就在这时,一名身着管家服装的中年人突然走了出来。
  “你就是杜仲吧?”
  中年人一见到杜仲,便是面带微笑的问了起来。
  “对。”
  杜仲点点头,张口道:“请问,您是?”
  “我是李家的管家。”
  中年人微微一笑,张口道:“老爷让我出来接你。”
  “谢谢。”
  杜仲点点头,迈步朝大门内走去,可还没走到门口,那活脱脱雕像一般的军人,突然就从石台上走了下来,栏在了杜仲身前。
  “请出示证件。”
  军人望着杜仲,面无表情的张口道。
  “没有。”
  杜仲愕然。
  有人出来接,居然还被拦了下来,这地方的管理方式,果然一点也不比军区差。
  “请跟我来。”
  军人点点头,转身走向大门口的一个安保室。
  杜仲疑惑的朝管家看了一眼。
  “去吧,检查完随身物品,我才能带你进去。”
  管家张口道。
  闻言,杜仲苦笑着点点头。
  在安保室内,被高科技仪器把全身上下检测了一遍,杜仲才被放行。
  跟在管家身后,杜仲进入院中。
  这一进去,顿时就惊叹了起来。
  这那里像是住宿区,完全就是一个皇家园林啊,其中山水花草,应有尽有,到处都是养眼的绿意,而且还非常的整洁。
  只是,走了半天,杜仲连一个人都没见到。
  抱着满心的疑惑,杜仲很快的就跟着管家,走到了一间仿若古时的四合院门前,这里同样有军人守卫。
  只不过,这一次杜仲并没有被阻拦。
  进入四合院。
  管家带着杜仲,直接走进了正对着大楼的,那一栋主要由红木和玻璃建造而成的小型别墅,虽然大部分是木制,但看上去却异常的豪华。
  “来了?”
  刚一进门,李金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。
  此时,李金桦正坐在敞亮的客厅里,面为微笑的望着杜仲。
  “师叔。”
  杜仲恭敬的喊了一声。
  “老爷,没事我就先下去了。”
  管家张口道。
  李金桦点点头。
  杜仲一边好奇的打量着房间内部的环境,一边走向李金桦。
  “怎么,很奇怪吗?”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