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天堂|平台

很有可能已经开始在国内监视着一些对他们有威

 
  但是,要怎么完成?
  “对了。”
  突然,徐鸿儒眼前一亮,张口道:“杜仲,他是最佳人选!”
  心念一动,徐鸿儒想都没想,立刻离开神秘部队,直奔莲花山。
  另一边。
  莲花山种植基地。
  从京都回来之后,杜仲就把灵茶的事全权交给了杨天辰等人,自己则正式开始调教徐鸿儒派来的士兵。
  因为人数众多的关系,杜仲不得不把一百人分成十个小队。
  一个小队一个小队的亲自调教。
  每一轮结束,无论又没有人成功,立刻换下一个小队。
  在这样反复的调教中。
  一天的时间,很快的就过去了。
  让杜仲无语的是。
  徐鸿儒派来的这群人,都太有个性,太过自傲,谁也不愿意放下自己的身段。
  原本,杜仲以为驱使和压制这些人,让他们干上几天农活,就能把他们的棱角磨平,从而更好的调教。
  可没想到的是,这些家伙根本就是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
  干农活的时候,一个个都装得跟乖宝宝似的。
  可是,一调教起来,这些家伙的脾气就上来了,无论杜仲怎么说,就是不敢放松,甚至对杜仲的调教方式嗤之以鼻。
  最终,一整天的时间过去了,一百个人里面,就成功了一个。
  一百分之一的成功率。
  这个结果,让杜仲很是无奈。
  可他又没有其他的方法,总不能用武力来胁迫吧?
  晚上,杜仲正思考怎么样调教会更有效果的时候,一阵轰鸣声,突然传来,响彻莲花山……
 
 
第二百一十三章 三月之约到期,杜仲抵美!
  “恩?”
  听到突如其来的汽车轰鸣声,杜仲眉头一挑,立刻走出房门。
  “咔嚓!”
  此时,种植基地的大门已经被方庆山打开了。
  进来的是一辆军车。
  “政委?”
  远远的,杜仲就看到徐鸿儒坐在车上。
  杜仲苦笑。
  “杜仲。”
  就在杜仲苦笑的同时,徐鸿儒从车上走了下来,一边走向会议室,一边神色肃穆的张口道:“跟我过来。”
  见状,杜仲神色一变。
  以他对徐鸿儒的了解,除非发生了什么极其严重的事件,否则徐鸿儒是绝对不会露出这副神色的。
  没敢迟疑,杜仲立刻跟着徐鸿儒进入到会议室里。
  “啪!”
  刚一进门,徐鸿儒就立刻把房门紧闭起来,然后张口问道:“这个房间有没有问题?”
  “没有。”
  杜仲张口答道。
  “你有任务。”
  徐鸿儒立刻张口道。
  “政委?”
  杜仲脸色一凝,面带疑惑地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  “呼……”
  徐鸿儒长长的吐了口气,张口道:“昨天晚上,国家科技中心里的最新机密,被人盗走了。”
  “什么?”
  杜仲大惊。
  国家科技中心?
  竟然有人敢到那里去偷东西,偷的还是国家的最新机密?
  杜仲心中顿时就感觉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。
  “偷走机密的是一个在美国有着十多年留学经验的科学家,名字叫白永丰,刚回国不到半年时间。”
  徐鸿儒张口道。
  “畜生!”
  杜仲牙关一咬,冷冷的啐了一口。
  “这相当于叛国罪!”
  徐鸿儒也点了点头。
  “人呢?”
  杜仲张口问道。
  “连夜逃走了,现在正在公海上,根据可靠消息,白永丰准备先去日本,然后转道回美国。”
  说到这里,徐鸿儒伸手拍了拍杜仲的肩膀,张口道:“这个任务很沉重
 
  鳄鱼沉着的分析道:“你花了一天时间,才调教成功了一个人,咱们兄弟几个就更不行了。”
  “你们照我说的做就行。”
  杜仲苦笑。
  徐鸿儒派来的那些人,的确不是什么好学员,要不然的话他也不至于这么急。
  “我不在的日子,你们每天都把他们给调教一遍,他们能吸收多少就算多少,要是实在不行的话,就利用这段时间,把那些家伙的傲气给磨掉,等我回来再一个个的指点也行。”
  杜仲张口道。
  “粽子,你突然跑去美国干什么?”
  老妖疑惑的问道。
  “三月之约!”
  杜仲咧嘴一笑,张口道:“好了,我准备出发了,莲花山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  “放心吧,有我们兄弟在,就算是天王老子,也别想进你的大本营。”
  小枭哈哈大笑起来。
  安排好一切,杜仲立刻下山赶飞机。
  去往机场的途中,还打电话给杨天辰等人,通知了他们一声,并对灵茶未来的走向做了一些指导。
  开源机场。
  杜仲直接坐上了飞往京都的航班。
  飞机刚在京都落地,便是在有关部门的安排下,立刻坐上一架正准备起飞的,前往纽约的航班。
  机窗外。
  天色由暗转明,再由明转暗。
  肯尼迪国际机场。
  位于纽约市皇后区的东南部,距离曼哈顿24公里,是纽约市和新泽西地区最大的机场,也是美国东海岸最重要的国际机场。
  飞机降落的时候,已经是当地时间的晚上八点。
  下机。
  杜仲在机场通道里转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来接自己的人。
  想了想,接应的人应该会用电话联系。
  毕竟,在机场这么敏感的地方,很容易会被人盯上。
  想到这里,杜仲不再迟疑,直接离开机场。
  因为是晚上八点,而且对美国并不熟悉的原因,杜仲并没有打出租车,反而独自逛了起来。
  或许是因为部队中的教育对杜仲的影响太深的缘故吧。
  杜仲每到一个地方,都会仔细观察,并把交通要道等信息完全记在脑海中。
  更何况,这里是美国。
  一旦白永丰回到美国,杜仲所要面临的,将会是一场比以往任何时候,都要艰巨的挑战。
  之所以第一时间选择观测机场附近的地形和建筑,是因为杜仲很清楚,肯尼迪国际机场,是国际航班起降最多的机场。
  虽然这并不是他唯一一条回国的路,但多记一条信息,就多一分保障,不是吗?
  “奇怪?”
  在机场周围转了一圈,把机场的地形完全铭记于心后,杜仲开始疑惑起来。
  徐鸿儒说,到了美国后会有人来接应。
  怎么现在还没有接到电话,也没有看到接应的人?
  “或许,是遇上了什么突发状况,没有及时赶来吧。”
  呢喃一声,杜仲点点头。
  他不敢往意外那方面想。
  人才到美国,接应人就遭到了意外的话,接下来就麻烦了。
  甚至,有可能成为笼中之鸟!
  深深的吸了口气。
  杜仲随意找了一个方向,迈步行去。
  他不敢给徐鸿儒打电话,在别人的地盘,做任何事都是小心为好。
 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  走着走着,杜仲不知不觉的远离了机场。
  很快的,就进入到了一条条说宽不宽说窄不窄的街道里,这些街道全都是水泥路,很光滑。
  或许是因为刚下完雨没多久的缘故,地面上还残留着水渍。
  在月光的照耀下,地面上反射出一道道亮光。
  “唰!”
  就在杜仲沉思着,在接应人联系自己之前,要做些什么的时候,一个轻微的响动声,突然传到耳中。
  眉头一紧。
  杜仲立刻眯眼。
  眼角余光一瞥,便是清楚的从地面水渍的反光中,看到了一道黑影,正从身后逼来。
  “谁?”
  杜仲猛的转头。
  出现在眼前的,是一个穿着大裤脚的牛仔裤,天蓝色衬衫,留着一头金色长发的青年。
  “恩?”
  看向青年的双手,杜仲的脸色顿时就变了。
  只见,青年手里拿着一把巴掌长的刀子,刀尖上泛着寒芒。
  “嘿嘿……”
  就在此时,两个得意的笑声突然传来。
  身后,又出现了两个美国青年。
  三人,呈三角之势,把杜仲围绕在这空荡荡的街道上……
 
 
第二百一十四章 美女针灸救人!
  “把钱交出来。”
  三个美国青年,一边向着杜仲逼近,一边挥舞着泛着寒芒的刀子,脸上都露出来阴森森、的冷笑。
  “抢劫?”
  杜仲愕然。
  他没想到,这才刚到美国,下了飞机还没多久,竟然就遭遇到了这种事件。
  眼前的状况,还真跟传说中的美国式抢劫一模一样。
  “money,money……”
  逼到杜仲身边,三名青年一脸恶相的不断说着。
  “no,money!”
  杜仲顿时就翻了个白眼,张口道:“你们还真会找对象。”
  “what?”
  听到杜仲的回答,领头的青年顿时就怒了,一边慌张的转头四望着街道,一边把手中的刀子,直接贴到杜仲的肚子上,张口道:“把钱交出来,不然我就在你身上,开个窟窿!”
  在部队中的时候,因为是作为特种部队,大部分时间都是抵御外敌,或者追捕、审问外籍逃犯的原因,世界各地的语言,都是杜仲必须学习的课程。
  因此,杜仲能很清楚的知道青年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  “哼!”
  冷哼一声,杜仲张口道:“我不想惹事,你们最好赶快离开。”
  “操!”
  领头的青年大骂一声,神色慌张的看了看四周,然后无比激动的,一把就推向杜仲的肩膀,试图把杜仲强按到街道两侧的墙壁上,自己动手找钱。
  “唰。”
  然而,就在领头的青年刚刚出手的时候,杜仲却是神色一变,右手一动。
  后发先制。
  宛如蛇形一般,杜仲的右手不断的旋转舞动,眨眼就缠住了领头青年的手臂,然后顺势一压。
  “啪!”
  巨大的力道突然传来,青年脸色大变,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杜仲那恐怖的力道,直接压得单膝跪地。
  “杀了他!”
  跪在地上,青年大喊。
  话声一出,另外俩人立刻挥舞着手中的刀子,朝杜仲刺了过去。
  “啪。”
  面色一冷,杜仲右脚一动,脚尖狠狠的踢在领头青年的胸口,巨大的力道,直接就把人给踢飞了出去。
  “唰。”
  与此同时,杜仲把头肩往后一压,躲过从两侧袭来的刀刃,而后双手同时一曲,手肘猛的朝两侧推撞而去。
  “砰砰!!!”
  下一刻,两个摔落声传来。
  在杜仲那一肘之下,两人竟是没有丝毫抵抗能力,直接就被击得倒退了几步,然后倒在地上。
  然而自始至终,杜仲都站在原地,一步都没移动过。
  “哼!”
  击倒三人,杜仲冷哼一声。
  正要迈步离开时,刚从地上趴起来的三人,立刻又一脸狰狞的挥舞着刀子冲了上来。
  “啪啪啪……”
  杜仲快速出击,再一次把三人击倒在地。
  这一次,杜仲使用的力量比上一次大出了许多,打得三人连连叫痛。
  “功夫?”
  “Chinese功夫?”
  尝试到杜仲的厉害,三个还躺在地上的青年,不断的撑地后退,脸色惊慌。
  “啊打……”
  听到三人的话声,杜仲心念一动,立刻就扎好马步,摆出一个李小龙的姿势来,同时还不望按照李小龙的方法大吼出声。
  三个青年当即大惊。
  一个个慌忙的连滚带爬的,撒腿就跑。
  “嘿!”
  见三人逃跑,杜仲忍不住的笑出声来。
  他并没有追上去。
  毕竟他来美国还有更重要的事情,而且在这个敏感的地方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或许一些无所谓的小事,很有可能就会把他的信息给泄露出去。
  杜仲并不希望见到那种结果。
  “他乡不安全,还是先回酒店吧。”
  杜仲苦笑一声,走出街道,在公路上打了张车,朝着预定好的酒店行去。
  在京都机场拿机票的时候,杜仲收到了一张跟机票混杂在一起的纸条,纸条上面写着的,正是徐鸿儒提前让人帮杜仲预定好的酒店。
  坐在出租车上,杜仲凝望着这座陌生的城市。
  望着街道上那些完全不同的面孔,感受着只属于这里的独特气息。
  “刹!”
  突然,就在杜仲安静的感受着这份来自异国他乡的独特气息的时候,出租车突然停了下来。
  杜仲举目望前方一扫。
  红灯。
  当杜仲正要收回目光的时候,街道上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声。
  只见,街道上,一群外国人正满脸惊慌的退步。
  就在众人围绕的中心,一个美国妇女突然昏倒在地。
  “开门,我要下车。”
  杜仲说道。
  司机疑惑的望着杜仲。
  最终,在杜仲的再次要求下,司机才打开了车门上的中控锁。
  杜仲一下车,就立刻朝着那个昏倒的妇女走去。
  当杜仲来到人群中的时候,赫然发现有一个人,正蹲在昏倒的美国妇女身边。
  此人,赫然是一个华人女孩。
  因为她是背对着杜仲的关系,杜仲完全看不到她的脸,唯一能看到的,就是那一蓬黑紫色的长发。
  “唰。”
  场中,女孩从随身带的书包里,快速的拿出来一盒银针,准备使用针灸救急。
  “NO!”
  然而,就在女孩准备出手的时候,围观的众人齐齐大惊。
  “你要干什么,你要用针灸吗?”
  “哦,我的神啊!”
  “杂志上都说了,针灸根本没用,还有可能会造成其他的病症,你最好不要动手。”
  “没错,你不能那样做,等急救车来就行了。”
  周围的人纷纷制止。
  手拿银针,女孩望了望周围,那些指责和数落她的人,然后,同时也事关重大,部队里的人没有你的成功率高,而且很容易被人给盯上,所以我只能选择一个与部队无关的人去。”
  “我明白!”
  杜仲点点头。
  国家最新机密!
  他很清楚,这件事究竟有多重要。
  说小一点,会影响到国家的反展,往大了说,很有可能就会影响国家在国际上的地位,甚至有可能引起更加重大的灾难。
  “那份机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,但我知道,那是我国科学家研究了整整十年的成果,一旦泄露,损失的巨大,必然会空前绝后。”
  徐鸿儒张口道。
  “恩。”
  杜仲眯眼点了点头,旋即张口问道:“白永丰为什么选择日本作为中转站,会不会在日本就把机密泄露出去?”
  “可能性不大。”
  徐鸿儒摇了摇头,张口道:“现在的局势是,美国作为主导,日本是绝对不敢跟美国叫板的,而白永丰这次的盗取,很有可能就是美国指使的,所以白永丰盗取我国最新机密的事情不会在日本传开,就算日本人知道了,在美国的威慑力下,也绝对不敢动白永丰一根手指头。”
  “据我所知,部队里隐藏的高手不在少数,而且都是没有档案,甚至从没有在这个世界上露过面的人。”
  “为什么不让他们去,偏偏要选我?”
  杜仲张口问道。
  “你不是正好要去美国吗?”
  徐鸿儒咧嘴一笑,张口道:“你去的是名正言顺,就算美国那边对你展开调查,也绝对不会查到任何有关的线索。”
  闻言,杜仲顿时就无语了。
  他完全没想到,自己三个月前说的话,都被徐鸿儒给知道了。
  “好吧。”
  杜仲点点头,张口道:“我这里还有些事要交代一下,一个小时后出发。”
  “好。”
  徐鸿儒满意的点点头,收起脸上的笑意,严肃地说道:“到了那边以后,会有人接应你,白永丰什么时候到美国,也会有线人及时通知你。”
  杜仲点头。
  “记住,下面下达的命令是,无论如何都要把东西追回来,就算要拼上性命,也再所不惜!”
  徐鸿儒再次提醒到。
  “我明白。”
  杜仲点点头。
  “好,我先走。”
  说着,徐鸿儒直接打开房门,快速离开。
  杜仲也很清楚。
  这件事不仅仅是盗窃那么简单,而是牵扯到了国家。
  既然美国敢指使白永丰这么做,那么他们就一定有所准备,。
  所以说,徐鸿儒跟他的见面时间,越短越好。
  徐鸿儒一走。
  杜仲立刻冲向鳄鱼等人的仓库宿舍。
  “哗啦啦……”
  大门一推。
  “集合!”
  走进仓库的同时,杜仲张口喊了一声。
  “怎么了?”
  众人纷纷从仓库的角落里走了出来,面带疑惑的看着杜仲。
  “我一个小时后要去美国一趟,接下来那九十九个士兵,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  等众人集合过来,杜仲才张口道。
  “是?”
  小枭一愣,张口道:“可是,我们不会啊。”
  “我现在就教你们。”
  杜仲应了一声。
  旋即,立刻开始教导。
  这一教就整整用去了四十分钟的时间。
  “怎么样,都差不多了吧?”
  四十分钟后,杜仲出声问道。
  “学是学会了,方法倒是简单,可是调教起来,恐怕没那么容易。”

相关阅读